包頭弱粘煤

新聞分類

產品分類

聯係AGapp

包頭市AGapp有限責任公司

地址:內蒙古包頭市薩拉旗大城西煤炭產業園區

電話:0472-8803855

網址:www.chuanggeek.com


主焦煤大饑荒時代為期不遠

您的當前位置: 首 頁 >> 新聞資訊 >> 公司新聞

主焦煤大饑荒時代為期不遠

發布日期:2018-06-07 作者:包頭主焦煤 點擊:

  

包頭主焦煤


   全球的煤炭行業走勢到底如何?就在許多業內人士普遍唱衰煤炭行業之時,旅居加拿大的華人企業家、德華國際礦業集團董事長劉乃順則給出了不同的答案。他認為,全球的煤炭行業仍有較大的發展空間。尤其對世界稀缺資源主焦煤的前景,劉乃順更是十分看好,甚至提出了未來可能會出現嚴重缺口的觀點。

  

  劉乃順曾長期在中國煤炭行業工作,10多年前移居加拿大創辦德華國際礦業集團,專注於煤炭和金屬礦的勘探開發,對世界經濟也有長時間的研究。在煤炭行業浸潤多年的他,用自己的寬闊視野、獨特視角,詳細剖析了焦煤這個鋼鐵“口糧”未來的發展趨勢。

  

  記者:煤炭是工業的糧食,焦煤則是鋼鐵行業不可缺少的口糧。那麽焦煤與電煤有什麽區別,未來鋼鐵行業能夠用其他煤炭來替代焦煤嗎?

  

  劉乃順:在人類社會物質文明的發展史上,以蒸汽機車為代表的“力度”,以微波通信為代表的“速度”,以電腦芯片為代表的“容度”都是日新月異,突飛猛進。而唯獨以鋼鐵冶煉為代表的“硬度”,幾千年來都沒有質的變化,這是冶煉鋼鐵工藝的物理特征和化學屬性決定的。

  

  在冶煉鋼鐵的過程中,焦炭對鐵礦石具有熔化作用、骨架作用和氧化還原反應的作用。隻有焦炭這種特殊的爐料才具備這種“三位一體”的功能,所以其具有不可替代性。盡管電爐也可以煉鋼,但僅僅局限在廢鋼回爐方麵,而且用電的成本遠遠高於焦炭。盡管發明了高爐噴吹技術,但那僅僅是由於焦炭成本太高而采取的一種節約措施,並不能代替焦炭。焦炭由焦煤燒結而成,而焦煤有別於電煤,它既是鋼鐵生產的燃料,也是鋼鐵生產的原料,全球稀缺,不可代替,彌足珍貴。

  

  記者:主焦煤的資源儲量在全球的分布情況如何?其生產現狀和前景又是怎樣的?

  

  劉乃順:煤炭形成自古生代的植物,距今有上億年,是凝固的太陽能,被人類譽為“太陽石”。煤炭大家族中的焦煤,是全世界範圍內最珍貴稀缺的資源之一,占煤炭儲量的10%,其中主焦煤僅占整個煤種的2.4%。

  

  世界上的焦煤25%儲藏在中國,25%儲藏在中國以外的其他亞洲國家,25%儲藏在美國和加拿大,25%儲藏在澳大利亞以及世界其他各國。澳大利亞年產煤炭4.6億噸,其中焦煤1.6億噸;美國年產煤炭10億噸,其中焦煤0.9億噸;加拿大年產煤炭0.7億噸,其中焦煤0.3億噸。俄羅斯和烏克蘭生產的焦煤基本上隻能滿足自己的鋼鐵生產。其他國家不是不願意生產焦煤,而是他們幾乎沒有焦煤資源可以開采。世界上冶煉鋼鐵需要大量焦煤的國家和地區,如日本、韓國、台灣、巴西、秘魯等都沒有焦煤資源。印度整個國家才探明焦煤資源5億噸,幾乎沒有開采價值,所以其焦煤98%以上依靠進口。縱觀焦煤的世界格局,澳大利亞是印度的主要供給地,加拿大和蒙古是中國的主要供給地,但蒙古由於政治生態和陸路交通以及焦煤質量三個因素疊加,市場的綜合競爭力和穩定性明顯低於加拿大。

  

  世界上焦煤儲藏最多的國家是中國,而且中國的焦煤資源占煤炭資源總量的20%,高於世界平均水平一倍。但是,中國焦煤的開采量占煤炭開采總量的35%左右。這也就是說,中國焦煤的消耗速度大大高於其他煤種的消耗速度,也就意味著中國的焦煤資源枯竭要大大地早於其他煤種枯竭。

  

  世界最優質的焦煤在山西,但在山西乃至中國其他省區,已經很難找到儲量超過1億噸的主焦煤田。中國焦煤儲藏最多的省份是山西,占中國焦煤儲量的55%,河北、河南、陝西、安徽、山東、貴州、黑龍江、內蒙古、新疆等其他省區的焦煤儲量合計占中國焦煤總儲量的45%。山西最優質的焦煤在呂梁山。山西的煤炭分山西組和太原組兩大含煤地層,在上邊的太原組含煤地層低灰低硫,是非常優質的煤種,然而經過30多年的超強度開采,已經麵臨枯竭。在下麵的山西組含煤地層是高灰高硫,很大一部分是劣質的煤種。國內優質主焦煤麵臨枯竭,隻能開發高硫、高灰的劣質煤種了。

  

  記者:目前全球的焦煤企業生產現狀如何?

  

  劉乃順:中國最大的焦煤生產企業是山西焦煤集團,其精煤回收率在33%左右,灰分在10%左右,大部分產品含硫大於1.5%。33%的回收率意味著每生產1噸精煤,需要開采3噸左右的原煤,其成本之高可想而知。10%的灰分意味著其冶煉的焦炭在冶煉鋼鐵時爐溫增加並產量下降好幾個百分點。1.5%的含硫意味著其不能單獨煉焦,必須混合其他煤種才能把含硫降低到1%以下,否則冶煉的鋼鐵就嚴重不合格。雄踞河東煤田腹地的呂梁山地區煤礦,最優質的四號焦煤基本開采完畢,接下來開采的6號焦煤其含硫高達2.5%,前景堪憂。

  

  中國煤炭生產大王神華集團年產原煤4億噸左右,其隻有烏海基地生產焦煤而且冶煉焦炭。由於烏海焦煤高硫高灰,冶煉的鋼鐵不合格,使用了搗固焦技術之後,其焦煤銷路才暢通起來。但是,由於市場太好,烏海公司加大了優質焦煤的配采量,由原設計的年產200萬噸增加到年產600萬噸,這就等於原來礦山的壽命縮短了3倍。全國其他各個焦煤生產企業的狀況也不容樂觀,山東能源集團的一些焦煤生產企業已經在開采地下1200多米深的資源,黑龍江的煤炭企業因為資源枯竭已經出現嚴重的社會穩定問題,河北、陝西、河南等地的焦煤生產企業也都麵臨著資源枯竭和資源劣質化、開采深難化的局麵。

  

  從全球範圍來看,澳大利亞是世界上焦煤出口量最大的國家,其生產的1.6億噸焦煤,隻有七八百萬噸用於國內500萬噸焦炭廠,其餘全部用於出口。澳大利亞的焦煤儲量比較豐富,但資源已經被瓜分控製殆盡,繼續興建新的焦煤礦井的機會也不多,否則神華集團就不會在澳大利亞投資開發電煤資源。美國年產焦煤9000萬噸,基本能滿足自己5000萬噸焦化廠的需求,但因其焦煤品種的不健全或品質缺陷,還必須從加拿大進口一些優質主焦煤,而其出口歐盟和亞洲的焦煤主要是少量富餘的1/3焦煤。

  

  加拿大煤炭儲藏的豐度係數不亞於中國。中國同行經常質疑:晚白堊紀形成的煤炭在中國是電煤,為什麽在加拿大是焦煤?事實上,加拿大的煤炭絕大部分和中國一樣是電煤,隻有落基山脈一帶的煤炭可能是焦煤。落基山脈南北總貫加拿大BC省,被稱為北美洲的“脊骨”。落基山脈造山運動時產生的高溫高壓恰到好處而又恰逢其時,才使得這一地區的普通電煤升級為主焦煤。換句話說,加拿大有10個省3個區,但焦煤幾乎都在BC省。BC省的含煤地層主要是上部的“蓋特組”和下部的“蓋森組”,蓋特組很多地區已經被風蝕掉了,蓋森組雖然相對完整,但煤層比蓋特組薄很多,而且煤質總體上不如蓋特組。加拿大BC省的煤礦除溫哥華島上有一個年產50萬噸電煤的小煤礦是地下開采外,全部是露天開采。落基山脈上露天開采規模不會太大,而適合地下開采的焦煤礦也很難發現。德華國際礦業集團十多年來在加拿大BC省沿著洛基山脈從北到南研究勘探了上千公裏,真正適合地下開采的主焦煤田沒有幾個。

  

  以目前情況分析,還看不到世界稀缺資源主焦煤未來在哪裏有巨大的增長潛力。需要特別指出的是,由於主焦煤的稀缺性分布,雖然“一帶一路”上有大量豐富的有色金屬等資源,但幾乎沒有稀缺資源優質主焦煤。

  

  記者:在當前全球經濟依然低迷、煤炭價格下跌的情況下,焦煤的市場前景如何?

  

  劉乃順:煤炭企業虧損並不意味著焦煤產品虧損。中國的煤炭企業超過80%虧損,包括生產焦煤的企業。但中國煤礦企業虧損的原因很複雜,本身焦煤產品是盈利的,原因是焦煤的生產成本和電煤的生產成本幾乎是一樣的,但焦煤的售價是電煤售價的2倍以上。電煤企業尚能“苟延殘喘”,焦煤企業的日子一定不會太難過。而國際上的焦煤企業目前依然享受著暴利。那些宣布關閉的焦煤礦山沒有一處是地下煤礦,而是資源開采殆盡的露天礦或剝采比超高的露天礦。加拿大優質主焦煤2015年最新的FOB合同價是噸煤93美元,曆史最高紀錄是320美元。即使最低的93美元,折合加幣136元多,而成本僅僅75加元,噸煤毛利潤61加幣或41美元,由此可見焦煤的利潤還是非常大的。

  

  需要指出的是,海洋運輸的優勢和加拿大鐵路運費低廉的優勢疊加,使進口煤炭比國內煤炭運輸的費用還低。目前,加拿大BC省的煤炭運輸到中國沿海的運費噸煤低於200元人民幣,比內蒙古或山西的煤炭運輸到廣東、上海、武漢等地都便宜。

  

  記者:全球煤炭行業未來發展的走勢如何?作為世界稀缺資源的主焦煤,其前景怎樣?

  

  劉乃順:世界鋼鐵生產的峰值已經過去,但持久地保持低位增長和中高位需求一定是百年上下的常態。按照現在的技術,1.4噸焦煤生產1噸焦炭,0.4噸至0.6噸焦炭生產1噸鋼鐵,即生產1噸鋼鐵需要0.56噸至0.84噸焦煤。按照中國精煤平均產率50%計算,生產1噸鋼鐵需要開采原煤1.12噸至1.68噸。如果中國粗鋼產量7億噸,則每年需要開采焦煤7.84億噸至11.76億噸。中國年進口焦煤的峰值接近2億噸,2014年國內焦煤嚴重過剩的情況下依然進口6800萬噸,其中從加拿大進口680萬噸。這是因為中國的優質主焦煤短缺,所以即使焦煤產能過剩卻依然需要進口。

  

  焦煤燒結焦炭,焦炭的90%用於鐵礦石冶煉鋼鐵,10%用於有色金屬冶煉和鑄造,以及鋼材、電石和鐵合金的加工生產。焦煤是鋼鐵的口糧,鋼鐵是國家的脊梁。世界鋼鐵生產量代表一個國家的現代化程度和實力,英國、美國、日本都曾做過世界鋼鐵的老大,其中美國在世界鋼鐵老大的位置上坐了80多年,使得美國社會的廢鋼庫存量達到120億噸之多,其依靠回爐廢鋼就能基本滿足國內需求,無需再由鐵礦石冶煉鋼鐵。中國在20世紀90年代初鋼鐵產能才突破年產1億噸,隨後速猛發展為10億噸左右。中國雖然已經是經濟強國大國,但人均GDP是全世界平均水準的2/3,是美國的1/7。

  

  人類發展的極限是很遙遠的,如果極限沒有達到,需求的增長就不會停止。而發展則直接決定了煤炭尤其是主焦煤的“剛需”地位。眾所周知,生活水平的改善和提高需要增加大量基礎建設工程,中國有2856個縣,每個縣的人口少則幾十萬,多則上百萬,但絕大部分縣連一個遊泳館都沒有。山西呂梁市人口370多萬,比加拿大BC省的人口還多,煤炭經濟特別發達,就連這樣的市區目前也沒有一座遊泳館。中國絕大部分老百姓住的房子防震級別很低,4萬多個鄉鎮的現代化還需要升級,隻有2%的中國人擁有私家車,特別是未來的國防建設和“一帶一路”國家戰略的實施,更需要巨大的鋼鐵支撐。

  

  印度將是下一個中國,對主焦煤有幾十年的強勁需求。世界上還有許多個“印度”在爭先恐後地追趕現代化的基礎設施和生活,世界基礎設施建設的又一次高潮逐步形成。從2015年到2035年,能源需求還將增長40%左右。

  

  今天,盡管鋼鐵產能和煤炭產能雙重過剩而導致礦業市場“哀鴻遍野”,企業“饑寒交迫”,但我依然預感並預測到:世界稀缺資源主焦煤大饑荒時代到來是必然的,而且為期不遠,屆時價格飛漲,突破噸煤320美元的曆史紀錄將不是危言聳聽。

  

  (來源:華爾街見聞)


本文網址:http://www.chuanggeek.com/news/418.html

關鍵詞:包頭主焦煤

最近瀏覽:

  • 在線客服
  • 聯係電話
    18847225599
  • 在線留言
  • 手機網站
  • 在線谘詢